备战新周期2022年是备战2024年巴黎奥运会关键之年,也是备战2025年粤港澳全运会和2026年米兰冬奥会的起步之年
备战新周期2022年是备战2024年巴黎奥运会关键之年,也是备战2025年粤港澳全运会和2026年米兰冬奥会的起步之年。今年夏训从6月中旬开始,至9月底结束,共约100天。在这个夏天,上海体育健儿将用汗水挥洒青春,用拼搏诠释梦想,守初心·拼今朝·竞未来!第2期,跟着小体一起走进上海市竞技体育训练管理中心游泳运动中心,走近这群可敬可爱的上海体育人,直击热血夏训。炎炎夏日,游泳恐怕是很多市民的运动首选。但对于泡在泳池的队员来说,高温天的训练并非用来消暑,温度计每上升一个刻度,都会以更大负荷反应给身体。泳者不惧,泳者无畏。追寻梦想的道路上,他们对项目的热爱和拼搏精神也在此时加倍迸发。不排汗也是一种痛苦身体负荷悄悄增加在这个高温天气偏多的夏天,东方绿舟训练基地的游泳馆室内温度和水池温度都较往年有所上升。“游泳池的正常比赛水温是26-27℃,但最近一段时间,我们的泳池水温达到31-32℃。”上海市游泳队主教练李翀介绍,水温每升高一度,身体的消耗和负荷都会悄悄地相应增加。更关键的是,队员泡在水池里,身体里的汗水排不出来,感觉不到难受,“越是感觉不到难受,越是危险。我们就要及时提醒队员多补水、补充糖分。”为此,从游泳中心、基地中心到科研团队,都做足了保障工作,水池边放了一些巨型冰块和电风扇,及时输送一些凉风,缓解热量聚集;水池里也放了温度计,时刻监控水温,“到了晚上,我们还会换水。虽然这个工作量很大,但全部换水之后,水温还是可以下降一些。”队员撰文,教练登台把爱大声讲出来19岁的郑英昊是上海市游泳队的一颗新星。2019年的第二届全国青运会上,他个人独揽四枚金牌。“我们在水池里其实还好,教练在岸上,每一节课下来,全身的衣服都粘在身上。”看着身边的教练李翀,郑英昊满是心疼。去年的全运会上,因为没有调整到最佳状态,也缺乏大赛经验,起点很高的郑英昊成绩一般。但自幼儿园中班开始练游泳的郑英昊,对项目有着由衷的热爱,“下一届全运会,我也只有二十二岁,我一定会努力训练,加倍冲击,争取先站上领奖台。”为了进一步激发队员的斗志,让运动员们释放对项目的理解和热爱,上海市游泳运动中心在今年组织了《我心中的项目》体育文化大讲堂演讲比赛,并利用一支部一特色、党训结合的方式,组织了丰富多彩的党建团建活动。“包括奥运冠军陈芋汐在内,队员们踊跃参与,有些队员还亲手设计了大讲堂的logo,也是利用这样的机会促使他们加强对项目的理解与思考,也展示了他们在竞技赛场之外青春阳光的另一面。”游泳中心党总支书记董瑛说,后续条件允许的话,也会邀请老教练和老体育人登上大讲堂互动,把拼搏奋斗的接力棒,传递给年轻一代。队员抒发对项目热爱的同时,教练员也从幕后登上前台。李翀介绍,新的党支部换届选举之后,中心的游泳教练基本上都是党员,“中心着力于复合型团队建设,总教练亲自抓训练细节,年轻教练都要上台开展讲座,进行技术的探讨和交流。模式成熟之后,我们还会做一些线上的讲座,到二三线队伍进行推广。”娃娃班和青训班创新方式补强后备力量受疫情影响,上海队员在今年的参赛机会较少。但为了激发队员的状态,寻找大赛氛围,自年初开始,教练组每个月都组织测验赛,并组织了一些线上进行直播的实战。虽然是内部测验,但真刀真枪的比赛形式,还是让郑英昊感觉受益匪浅。“2020年的时候,很多赛事推迟几个月,我们都束手无策,情绪也比较低落。但这一次的测验赛,完全是按照大赛的比赛作息进行,给了我们更多实战机会和试错机会。”今年下半年,上海市将举办第十七届运动会。而2014年的第十五届市运会上,当时读预备班的郑英昊正是从市运会脱颖而出,获得3金1银并打破两项纪录,从而在2015年进入一线队。李翀表示,市运会当然是选拔和发现苗子的重要平台,但游泳中心也在把选苗工作提前,“我们平时就会下到各区观摩十项系列赛,今年受疫情影响,赛事暂停,但我们创新组建了青训队,经过层层筛选,留下了20多名队员,纳入一线队的训练体系,教练可以轮流带教他们,让他们更早一点得到高水平的训练和指导。”奥运名将黄雪辰也进入花游教练组,面对后备力量缺乏的现实,中心组建了花游暑期娃娃班,对娃娃苗子进一步系统全面的了解及后续跟踪,为上海花游队伍充实力量。董瑛则表示,今年夏训中心将在体能、技术和奋勇争先拼搏精神上设立三个奖项,鼓励队员去寻求突破。